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注册

查看:0次
机关党建研究(2017)第2期
——
发布时间:2017-06-26 09:56来源:宣讲家网

 2017年第2期(总第155期)

中央国家机关党的建设研究会

2017年2月14日

●论文选登

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  做“四讲四有”合格党员

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  姜大明

国土资源部是一个有着优秀文化传承和光荣历史沿革的部门,为国家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做出了重要贡献,涌现出了以李四光、何长工、孙大光、王先进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他们信念坚定、纪律严明、品行高尚、作风过硬,在革命、建设、改革特别是国土资源管理不同历史时期开拓进取、建功立业,为我们树立了光辉典范。数典不能忘祖。今天,我们学习他们的事迹,弄清我们是从哪里来的,知道应该朝哪里去,努力按照中央要求,做“四讲四有”合格党员。

李四光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地质部第一任部长,卓越的地质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伟大的爱国者,新中国地质事业的主要奠基人。

李四光于1889年10月出生在湖北黄冈一个教师家庭。早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是同盟会年龄最小的创建会员。辛亥革命失败后,他远赴英国学习地质,决定走科学救国的道路。曾经在北京大学、中央研究院、中国地质学会从事地质教育和研究。他的研究成果,颠覆了西方权威关于中国没有第四纪冰川的论断。他把力学原理引入地质学范畴,建立了地质力学理论体系。

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外从事研究工作的李四光,响应党的号召,克服重重阻碍,于1950年春回到祖国。受党中央委托,组建并担任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主任,组织协调全国地质力量开展矿产资源调查,在此基础上,1952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质部,他任部长。在任16年,为新中国地质事业从无到有并不断发展壮大奉献了全部精力。他根据国家需要,积极开拓应用研究领域,提出陆相成油理论,指导石油勘查工作,为我国找到大油田、发展石油工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他提出把地质构造规律与放射性测量相结合的找铀思路,实现了铀矿找矿突破,为我国原子弹和氢弹的成功研制做出了突出贡献。晚年,他投入大量精力开展地震预测预报研究工作,取得重要成果。李四光还先后担任过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全国科协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领导职务。

1971年4月29日,李四光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李四光为新中国地质事业的起步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毛主席、周总理给予他很高评价,称赞“李四光是一面旗帜”。

何长工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卓越的军事家、军事教育家,与李四光共同开创和长期领导了新中国地质事业。

何长工于1900年12月出生在湖南华容一个农民家庭。曾参加“五四”运动,赴法勤工俭学,1922年在法国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回国开展革命活动。土地革命时期,参加了秋收起义,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掩护红军主力突围北上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抗日军政大学、东北军政大学的领导工作,负责创办了东北地区的军事工业。

新中国成立后,何长工任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副部长、代部长兼航空工业局局长,为我国重工业和航空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52年,任新组建的地质部党组书记、副部长,与李四光并肩工作。他在任14年,大力促进地质院校建设和地质人才培养,使我国地质院校形成规模,地质教育长足发展,到1966年底,20万人部属地质队伍中,工程技术人员占到四分之一以上,队伍结构得到极大改善。在他努力推动下,我国地质勘探装备和机械仪器工业从无到有,初步形成体系,改写了全部依靠进口的历史。他重视地质科学研究,协助李四光创建地质科学研究院,促进了地质博物馆、资料馆和图书馆建设。他投入大量精力组织开展石油、天然气和铀矿资源普查勘探,为我国找油、找铀做出了突出贡献。

“文革”期间,何长工受到残酷迫害。1975年10月恢复工作,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副校长、军事学院副院长。粉碎“四人帮”以后,他当选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顾委常委。1987年12月29日,何长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孙大光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促成了“文革”后地质矿产事业的中兴,是我国地矿行政管理工作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孙大光于1917年1月出生在安徽寿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职业革命道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在上海、广州、重庆、贵阳、长春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为驱逐日本侵略者和全中国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到交通系统工作,1964年任交通部部长,为开辟中国远洋运输事业和改善公路、内河运输做出重要贡献。“文革”期间,受到迫害。1975年恢复工作后,任国家计委地质局局长,开始着手恢复和调整国家地质工作。同年任地质总局局长、党组书记,提出“以地质找矿为中心”的工作指导思想,领导了黄金地质勘查、铁矿勘探会战和塔北石油会战,开拓了海洋地质调查和油气勘查新领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强调地质工作要为经济建设中心服务,地质工作管理体制要与新的经济体制相适应。1979年9月,地质部恢复建制,他任部长、党组书记,主持了《矿产资源法》的起草工作。1982年5月,地质部更名为地质矿产部,实现了从专业职能部门向行政管理部门的转变,他任地质矿产部首任部长、党组书记。适应改革开放形势发展,他确立了地质工作社会化、地勘单位企业化、地质成果商品化的“三化”改革方向,大力推动基地进城,推动地勘单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他高度重视地质队伍的文化建设,总结提炼了“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在他的卓越领导下,国家地质矿产事业得到全面振兴。

1985年,孙大光退居二线,任中顾委委员,仍然关心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关注地质矿产事业发展,积极开展调查研究,向党中央建言献策。2005年1月13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8岁。

王先进是国家土地管理局第一任局长,我国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重要开创者和奠基人。

王先进1930年12月出生于山东海阳。1945年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八路军胶东军区教导团文书、书记,参加了胶东、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杭州市公安局、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吉林省检察院工作。1964年任吉林省吉安县委书记。“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嫌疑分子,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1971年后历任哲里木盟外贸局局长、通辽县委书记、哲里木盟委副书记、吉林省农业机械局局长、通化地委第一书记、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吉林省委常务副书记等职。1986年8月,出任国家土地管理局第一任局长。领导了我国土地管理工作的开创、深化和全面建设,形成了全国土地和城乡地政统一管理体制,建立了耕地保护制度和城镇国有土地使用制度,为我国现代土地管理制度的建立打下了坚实基础。1987年,他顶住压力,推动国务院批准在深圳等地开展土地使用制度改革试点,实现了我国国有土地首次公开出让、有偿使用。1988年,他推动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和《土地管理法》,取消了土地不准出租的条款。1989年,他推动召开全国第一次基本农田保护会议,确立了以基本农田保护为基础的耕地保护制度。1990年,他推动国务院出台《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为我国土地管理事业改革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3年王先进离开国家土地局领导岗位后,任第八届、第九届全国人大环资委委员。如今,他以86岁高龄和带病之躯,仍然关注、关心着我国土地管理事业的改革发展。

对四位国土资源前辈生平的简要回顾,使我们对国土资源管理事业的发展脉络更加清晰,对国土资源前辈的历史功绩更加崇敬。以李四光、何长工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开创并发展了新中国的地质事业,构建了初具规模、结构完整的地质工作体系;以孙大光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在“文革”废墟上恢复重建了地质工作,建立了国家矿产资源行政管理体制;以王先进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创立了国家土地行政管理制度,促进了土地领域的一系列重要改革。他们在留下宝贵物质财富的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我们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就是要学习他们理想高远、信念坚定的精神品质,做讲政治、有信念的共产党员。

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理想信念坚定,骨头就硬,没有理想信念,或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挺起理想信念的“主心骨”,就能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经得起任何风浪的考验。理想信念坚定是国土资源前辈最鲜明的精神品质。不论是严酷的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他们始终不为风险所惧、不为干扰所惑、不为诱惑所动,始终不渝地坚守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对党绝对忠诚。

李四光从小立志要为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努力。少年时,他坐船去武昌上学,看见帝国主义军舰在长江里横冲直撞,发誓一定要学造船,造出大军舰,把洋人赶出中国。后来,他以优异成绩被保送去日本学习造船。可是,造船需要钢铁,炼钢又需要矿石。于是,他又远渡重洋去英国学习采矿。再后来,为了掌握打开地下宝库的钥匙,他又改学地质,最终成为享誉世界的地质学家。1949年5月初,身在英国的李四光收到周恩来邀请其回国的函件后,随即开始办理归国手续。由于报纸公布了新政协会议代表名单,李四光名列其中,国民党企图阻挠李四光回国。一天深夜,李四光接到朋友的电话,得知国民党驻英大使要让李四光发表公开声明,拒绝接受新中国的职务,否则就要把他扣留送往台湾。李四光当机立断,决定与夫人立即回国。他们先后辗转法国、瑞士、意大利,历时半年,终于冲破重重阻碍回到祖国。

回国后,李四光将全部精力和心血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他说:“就一个世纪以来,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的历史经验教训来说,只有共产党在中国政治历史上出现以后,中国人民才找到正确的领导,脱离了受屈辱受压迫的生活,并且在全世界面前站起来了。像我们这样一个经济落后的大国,在贪得无厌的帝国主义面前,要迅速地富强起来,除了走社会主义道路以外,肯定是没有其他路可走的。没有共产党来领导,肯定是不行的”。这是一位饱经风霜的科学家真心爱党、爱国的心声和对党、对社会主义事业坚定信念的表露。1958年,李四光在临近古稀之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追寻大半生的夙愿。入党后,他似乎突然感到年轻了,他说自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生命的新起点才开始”。在国庆十周年的前夕,他日夜赶写《地质力学概论》向党献礼,浑身好像蕴藏着使不完的力量。1966年3月8日清晨,邢台地区隆尧县发生强烈地震。77岁的李四光得知消息后,不顾自己身患支脉管瘤等疾病,亲自深入地震灾区进行考察,指导河北省地质局在隆尧县打钻孔,在钻孔中放置了由他指导设计的仪器,进行地应力测量,预测地震。当时,邢台震区余震活动频繁,10个小时之内就发生了3次中强余震,造成一些房倒墙塌。李四光坚持在考察地震的现场,与科学工作者一起分析邢台地震的发展形势,指出“震源带有可能向东北方向发展”。1967年3月沧州发生6.3级破坏性地震和1969年7月渤海中部发生的7.4级大震均发生在邢台东北方向,完全证实了李四光的预测。1975年2月,在李四光前期研究工作的基础上,我国的地震工作者成功预报了辽宁海城7.3级大震,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直到人生的最后时光,李四光一直心系地震预测事业。在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对医生说:“要再给我半年时间,地震预报的探索工作就会看到结果的。”他热爱祖国、献身科学的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地质工作者为祖国富强而奋斗。

何长工在法国入党时就树立了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此后义无反顾、从未动摇。1927年秋收起义后,毛泽东派他寻找湖南省委及湘南特委,汇报秋收起义部队情况,并相机打听南昌起义部队下落。何长工巧妙躲过敌人的一道道盘查,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在长沙一家纺织厂找到了省委。当得知省委遭到敌人破坏、南昌起义部队已去往广东后,他立即从长沙绕道武汉,经香港到达广州。此时,广州起义刚刚失败,城内风声鹤唳。随行的同志通过关系在一军阀手下谋了个副官身份躲避搜捕,也给何长工弄了个“秘书”的身份,劝其留在广州。但何长工坚决不同意,只身前往韶关,终于找到了南昌起义部队。从秋收起义、湘南起义到南昌起义部队余部上井冈山,前后历时半年时间,何长工不顾个人安危,历经千难万险,为“朱毛会师”和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做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

何长工的一生中经历了很多这样的重大考验甚至是生离死别。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连同其他亲属30多人都牺牲在国民党反动军阀的屠刀下。1985年6月,何长工主动要求退出领导岗位,他在给党中央的请退信中说:“我今年已85岁了,入党也整整63年了。几十年来,无论是在东西南北,还是职务上的高低升降;不管是在顺利发展的时期,还是遇到艰难困苦的时刻,我总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从实际出发,从大局出发,从党的事业出发来考虑和处理个人的问题,这是对一个共产党员最起码的要求。……人退志不退,人退对党的信念不能退。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是我终生奋斗的目标。”何长工用顽强奋斗的一生,践行了为党和人民“扛一辈子长工”的誓言。

在党的隐蔽战线上工作,最能考验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和对党的绝对忠诚。孙大光原名孙世蔚,16岁起在上海码头谋生,由于在《申报》发表进步言论,被上海地下党组织发展为中共党员。先后在书店、工厂、学校和共青团江苏省委从事秘密工作。“七七事变”后,率上海学生抗日义勇军赴广东支援抗战。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以虚假履历化名叶兆南潜入敌营长达十多年,以中共特别党员身份与组织保持单线联系,为党收集、传递情报。有一次在与上级党组织的交通员接头时,他发现被特务盯梢,为摆脱敌人的追捕,他穿店铺、钻弄堂,急中生智在路边小摊上顺手操起一副眼镜和一个马褂,剃掉头发,化妆甩掉敌人。几个月过后,他原本正常的眼睛变成了近视,近视眼镜从此伴随了一生。他先后辗转上海、广州、重庆、贵阳等地,公开身份当过国民党军官和接收大员,曾任长春国民政府社会局长和教育局长。打长春战役,党组织要求他继续潜伏,他因此成为东北民主联军的“战俘”。在险象环生中,他靠着坚定的理想信念,经受住了国民党上层社会奢华生活的诱惑和共产党地下工作血与火的考验。东北解放后,组织为其更名为孙大光,从此得以光明正大地为党工作。

王先进把党的需要作为人生奋斗目标,始终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和旺盛的革命热情积极投身工作。在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村小学的5名教师陆续都撤离了,仅剩下十几岁的王先进一人坚守岗位,一个人教4个年级,不仅教书,还帮助村里做征粮、记账等工作。后来,他投笔从戎,到抗日大学胶东分校学习军事。毕业后,随部队一路南下,经历了多次大的战役,一直到杭州解放,留在杭州市公安局工作。1953年,王先进凭着过硬的政治业务素质被选调到中央警卫局工作。1955年和1956年,天安门广场“五一”和“十一”大游行,王先进负责天安门城楼的警卫工作,每次执行任务,在城楼一呆就是半个月。在中央警卫局工作期间,王先进挤出时间上业余大学,学习政治理论和文化知识。后来,他又舍弃回杭州的机会,毅然奔赴条件相对艰苦的东北地区工作。几十年间,他工作的领域在变、岗位在变、职位在变,但坚守信念、为党的事业奋斗的追求始终没有变。

学习国土资源前辈坚守理想、坚定信念的高贵品质,就是要像他们那样,坚持革命理想高于天,做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讲政治、有信念的共产党员。就是要抓住思想修养这个根本,加强理论学习,加强世界观的改造,加强党性锻炼,把理想信念建立在对科学理论的真学真信上,建立在对历史规律的正确认识上。就是要自觉增强“四个意识”,始终把准政治方向,站稳政治立场;自觉把握大局,主动服务大局;在政治上坚决维护核心,在组织上绝对服从核心;经常向党中央看齐,向总书记看齐,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把“讲政治、有信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就是要学习他们维护党规、严守党纪的自觉意识,做讲规矩,有纪律的共产党员。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严明的党纪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重要标志,是我们党赢得胜利的重要保障。纪律和规矩是党的生命线。早在红军时期,毛泽东同志就亲自制定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改革开放时期,邓小平同志多次强调,我们事业的成功,“一靠理想,二靠纪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加强纪律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策。组织严密、纪律严明是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也是我们的力量所在。”

国土资源前辈在工作和生活中,始终坚持严格要求自己,把严守党的纪律规矩摆在首位。何长工一生听党指挥,服从组织安排,从来不讲价钱。井冈山斗争时期,他先后担任过红八军军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委员、红军大学校长兼政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等职;长征期间,他先后担任过中央教导师政委、军委纵队第二梯队司令员兼政委等职,可以说职位显赫、功勋卓著。但到延安后,他只担任了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大队下面一个队的队长,负责学员的组织管理工作;后来又担任过荣军教导院院长,负责伤残军人的管理和服务工作。从指挥千军万马带兵打仗的高级将领转任负责具体行政事务的普通干部,落差不可谓不大。但何长工始终以党的事业为重,以革命需要为重,以维护大局为重,党叫干啥就干啥,从不考虑个人的荣辱得失,不居功,不恋权,能上能下,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在今天尤其值得各级领导干部学习。

选什么人、用什么人,体现了干部选拔任用上的价值导向,在选人用人问题上讲规矩守纪律尤为重要。孙大光在选拔干部上坚决反对任人唯亲,坚持选人唯贤、选人唯实、选人从严,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培养选拔干部方法。“文革”浩劫后,地质战线面临人才匮乏、青黄不接的困难局面。孙大光以政治家的胆识和气魄,积极推进干部队伍“四化”建设,高度重视选拔优秀年轻干部。他从省局领导岗位上的中青年专业干部中筛选若干优秀分子作为考察对象,亲自带领他们赴基层做三四十天的调研。这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小团队走一路、看一路、听一路、谈一路,针对基层单位提出的问题,大家各抒己见,孙大光既是“教练员”、又当“裁判员”,考察干部、解决问题两不误。在与大家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近距离观察、鉴别干部,获得了真实的第一手材料,也对组织人事部门提供的考核意见进行验证。从1980年开始,他先后组织了五批这样的考察,涉及30多名中青年干部,其中大多数人后来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有的还进入中央,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孙大光这种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既有唯物论、又讲辩证法,“独具一格”的培养选拔干部方式,受到中组部的高度评价。

孙大光高度重视树立良好家风、严格管教家属子女。上世纪50年代初,他调任北洋海运局局长兼大连海运学院院长。当时实行供给制,孙大光在自家吃小灶,夫人张刚在单位吃中灶,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到公共食堂吃大灶,一家四口分3处吃饭。厨师认为,多几口人吃饭,对做饭人来说,只是多一把米、多几棵菜的小事,提出让夫人、孩子跟孙大光一起吃;孙大光则认为,享受不属于自己的待遇,是破坏规矩的大事,当即否决了厨师的建议。50年代末,孙大光担任交通部副部长,有人提议把时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务长的张刚调入交通部抓教育,他坚决反对。孙大光不许家里人使用他的轿车,说车是公家配给他工作用的,不能干私事。由于孙大光自律甚严,谁也不敢给他送东西。在司机刘师傅记忆里,给孙大光开车多年,不管去哪儿,从来不接受任何土特产和赠品。1975年11月,孙大光搬入新居时发现餐厅里已经配了椅子,坚决退给行政部门,改由自己买。因为这次搬迁,孙大光已婚的儿子没处住,部里给他留下一个小单元房。几年后,儿子所在的单位分了房子,孙大光就坚决让儿子把原来的小单元房退还给地质部。儿子搬家找不到车,想借用地质部的卡车,孙大光不答应,自己掏钱给儿子到外面去租车。

国土资源前辈都有很强的群众纪律观念。1975年秋天,通辽县掀起了基本农田建设高潮。时任哲里木盟委副书记兼通辽县委书记的王先进,带头以普通社员身份到常宝屯村生产队参加劳动。在村里蹲点锻炼的那些日子,他与其他同志一样住村民家,睡土炕,吃派饭。一天晚上,他把负责给社员派饭的生产队长找到住处,十分严肃地问:“这派饭是怎么安排的?为什么各户的饭菜越来越好,而且各家还比着做?”后来经了解才知道,社员们见先进书记与他们起早贪黑的出工劳动,很受感动。于是各家都不约而同地把杀年猪的日子安排到吃派饭的头一天,这样一来,先进书记就能天天吃到杀猪菜了。搞清楚情况后,他当即决定不再吃派饭了,要求找一户人家设立新社员食堂,大家都交粮票伙食费。这个食堂,一直办到他们蹲点结束。

我们学习国土资源前辈执行党的纪律、遵守党的规矩的高度政治自觉,就是要像他们那样,牢固树立纪律和规矩意识,做“讲规矩,有纪律”的共产党员。就是要切实增强党的意识、党员意识,坚决维护党纪权威,严格遵守党章党规,时刻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就是要严格按照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和各项规定办事,知敬畏、明底线,绷紧纪律之弦,扎牢规矩之篱,始终清白做人、干净做事、坦荡为官。

——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就是要学习他们正心修身、敬事爱民的高尚情怀,做讲道德、有品行的共产党员。

“百行德为首,百业德为先。”70多年前,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提倡大家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李四光、何长工、孙大光、王先进等老领导、老前辈正是这样,一生胸怀坦荡、高风亮节,始终保持积极的人生态度、高尚的道德情操,为我们作出了道德示范和行为表率。

孙大光一生为人正派,豪爽刚正,在平反刘少奇冤案过程中,他坚持真理、敢于直言。1979年2月5日,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不久,时任国家地质总局局长的孙大光即上书党中央,要求重新审理刘少奇一案。由于刘少奇案案情复杂,牵涉面广,受株连、被错判的案件多达2万多件,涉及2.8万多人,直接关系到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的决议,关系到对“文革”的评价,关系到毛泽东同志做出的决定,在当时极为敏感。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陈云、汪东兴分别传阅了该信。最后,陈云作出批示,要求中组部、中纪委合作查清刘少奇一案,最终中央给刘少奇案彻底平反。1988年7月,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特别是党风问题,包括高级干部的子女出国和工作安排问题、干部使用问题、党群关系问题等,孙大光致信中顾委领导同志,引用“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三上三下”的古训,直言端正党风必须从中央做起、从中央领导人自身做起。他在信中写到:“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忠荩之言,难免逆耳。心所谓危,不敢讳饰,党性犹存,岂能为个人之苟安计”,并在最后引用了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一书的结尾语——“我说了,我就拯救了自己的灵魂”。1989年1月,他针对领导干部死后搞遗体告别仪式互相攀比、劳民伤财,民间丧事大操大办、封建迷信活动盛行等不良社会风气,联合萧克、陈锡联等26名中顾委老同志上书中央书记处,倡议移风易俗,丧事从简,取消向遗体告别仪式,并提出“把自己的遗体做最后一次贡献,可作为医学研究之用”。16年后,他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诺言,去世后没有开追悼会,没有搞遗体告别仪式,家属按照他的意愿,将他的遗体捐献给北京医院做完解剖研究后火化,骨灰埋在老家安徽寿县的八公山上。

孙大光时刻把群众冷暖挂在心上,经常深入基层,关心职工疾苦。1976年唐山地震后,他火速赶往丰润、唐山一带看望冀东铁矿会战指挥部、实验室和地质分队的职工,在余震不断、大雨倾盆和异味扑鼻中颠簸了三天。后来又跑了近百个地质队,亲身体察野外工作生活的艰辛。针对地质工作者长年流动工作于深山荒漠,两地分居,家属就业难,子女上学难等问题,他呼吁地质队尽快向城市靠拢,并逐年加大对地质队的基建投资。他多次到国家计委、财政部以及主管地质工作的国务院领导面前去说明情况,争取支持。为解决流落到江陵的原北京地质学院进武汉、河北地质学院进石家庄、五四三印刷厂进保定和一些基层地勘单位基地进城遇到的阻力,他多次拜访有关省市领导,上下奔走,疏通关节,最终解决了这些单位的搬迁问题,稳定了地质队伍。

在工作和生活中,王先进坚持同人民群众同甘共苦、打成一片,不摆架子,不搞特殊,不给群众添麻烦。1975年,为了抓好通辽县基本农田建设,王先进带头坚持每天吃两顿饭,中午自带干粮在工地吃,这样就能节省时间多干一些活。他与其他社员一样天不亮就出工、中午在工地吃些干粮,夜里很晚才收工。他和村民们一样抡大镐、挥铁锹、搬土块,一个冬天刨出了一个近500米长、30米宽、10多米深的大坑,把近20万立方米的黑粘土运到了另一处白沙土地块。第二年这块地种植的玉米获得了大丰收。这个大坑在落实责任制时平整成了责任田,地名就叫“先进大坑地”。

晚年的李四光,生活简单,饮食不沾荤腥,衣着朴素,甚至补丁摞补丁。李四光去世后,工作人员想找几样遗物留下来,找来找去也没发现什么像样的值得保存的东西。他身兼多职,但从不在晚会、纪念性活动场合露面。他说,年岁越大,时间越紧,要尽可能地把有限的时间花在有用的地方。

我们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就是要像他们那样,把加强道德修养作为人生重要的必修课,不断改造主观世界,提升思想境界,陶冶道德情操,时刻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就是要保持健康的生活情趣,多学习充电,多思考问题,多加强锻炼,不该去的地方坚决不去、不该干的事坚决不干,远离低级趣味。就是要从一点一滴中加强修养、完善自己,从小事小节上加强约束、规范自己,真正做到稳得住心神、抵得住诱惑、耐得住清贫,时刻不忘宗旨、牢记身份,自觉维护共产党员的良好形象。

——向国土资源前辈学习,就是要学习他们真抓实干、鞠躬尽瘁的奋斗精神,做讲奉献、有作为的共产党员。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国测一大队老党员的回信中指出,“忠于党、忠于人民、无私奉献,是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是靠千千万万党员的忠诚奉献而不断铸就的。”忠诚履责、敬业奉献,是检验和体现共产党人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方面。李四光、何长工、孙大光、王先进等老领导、老前辈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始终坚持求真务实、勤奋工作,为党和人民事业无私奉献。

1953年我国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但被认为是“工业血液”的石油却十分短缺。当时,“中国贫油论”、“东北贫油论”的悲观论调甚嚣尘上。1953年底,毛主席邀请李四光到中南海菊香书屋,征询他对中国石油资源前景的看法。李四光依据自己创立的地质力学和陆相成油理论,明确提出中国油气资源的蕴藏量是丰富的,并建议抓紧做好全国范围的石油地质勘查工作,打破偏西北一隅找油的做法,找几个希望大、面积广的可能含油区,作为勘探开发基地。根据李四光的建议,中央作出了两项重大决定:一是由陈云具体组织推动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找油工作,改变偏于“西北一隅”的局面;二是下令地质部和中国科学院参与全国找油工作,明确地质部从1955年起负责全国的石油天然气普查工作。按照李四光指出的“到新华夏构造体系的坳陷带找油”方向,地质部全面加强东部地区找油工作,先从华北入手,再东北,再渤海,最终发现了大庆、大港、胜利等一系列大油田,使我国甩掉了“贫油”的帽子。

李四光有句名言:“真理,哪怕只见到一线,我们也不能让它的光辉变得暗淡。”正是他这种坚持真理、求真务实的精神,开创了我国第四纪冰川研究的新纪元。19世纪以来,德国、美国、法国、瑞典等国的地质学家纷纷来我国勘探矿产、考察地质,均认为中国地质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第四纪冰川。面对“洋权威”们的意见,李四光没有盲目追随,而是从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出发,提出“任何为搞清这个问题的尝试,都必须在野外进行”。1921年,他带领学生到邢台南部野外实习时,发现了第四纪冰川所形成的迹象。后来,在山西大同进行野外考察时,又找到大量第四纪冰川证据。根据这两次考察结果,他用英文撰写了学术论文《华北挽近冰川作用的遗迹》,寄给英国《地质杂志》。但外国学者并没有因此改变他们的观点,而是纷纷提出反对。为了寻找更多的冰川遗迹,提供无可辩驳的确凿证据,他继续在庐山、黄山等地进行地质考察,深入细致地进行冰川研究,甚至把家搬到庐山,在山脚下建立冰川陈列馆。为确保考察结果的真实性、准确性,李四光坚持所有的地质现象都必须亲眼看见、亲手摸到。在庐山的一次考察中,李四光在峭壁上看见一大块前期冰川泥砾层,被后期冰川泥砾层包围。为深入观察研究这一现象,他几次攀登峭壁,都摔下来,摔伤了身体。年轻的助手一再劝阻,但他不为所动。他说,这是一个关键性问题,有关划分冰期的大问题,非搞清楚不可。经过多次攀登,终于成功爬了上去,搞清楚了这个现象,并拍出了满意的照片。经过李四光一次次百折不挠的探索实践,我国第四纪冰川地质学开创了新的篇章,得到了国际地学界的公认。

何长工在成功地促成了朱毛部队的会师之后,未经休整,又按毛泽东指示,冒着生命危险只身上山去做王佐的工作。王佐性格多疑,将何长工安置在一个偏僻住处,监视起来。对此,何长工毫不退缩,克服各种困难,从做好王佐亲属和心腹的工作入手,并帮助王佐消灭了仇敌、当地反动民团头目尹道一。经过一段时间的迂回工作,王佐终于从心里接受了何长工。何长工抓住时机,在王佐部队中发展党员,对部队进行无产阶级思想教育;组织士兵委员会,推动实行“官兵一致、上下平等”的民主原则;同时,积极帮助开展军事训练。由于何长工的多方努力,这支武装的改造工作进展顺利,后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成为了一支革命力量。在地质部工作期间,何长工不顾自己在井冈山斗争时一条腿落下的终身残疾,坚持上矿山下矿井,与同志们一道翻山越岭,多次深入大庆、扶余、山东、江汉等勘探区现场考察调研。在一次对海南石碌铁矿的考查中,山陡无路,大家都劝他不要再上去了,但他坚持拉着茅草,一步一步往上攀爬,最终到达工作现场。

土地管理制度改革事关重大,组织领导这项重大改革,不仅要勇于担当,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而且方向要准、步子要稳,绝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当时,由于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为了破解法律和理论两大难题,王先进重新研读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地租理论,组织有关专家对土地有偿使用问题进行深入研究。1986年12月,王先进到深圳对土地使用制度改革试点进行调研。1987年2月,在国务院外资领导小组会议上,他结合深圳的试点经验,对土地使用制度改革提出三条意见:第一条,转让的是土地使用权,不是所有权;第二条,转让土地要有一定年期,到期无偿收回;第三条,要按不同年期收取一定的租金。会后,国务院以这三点意见为基本原则,批准在深圳、上海等地启动土地使用制度改革试点。1987年12月,深圳召开土地拍卖会,敲响了新中国历史上土地拍卖“第一槌”,标志着我国土地市场的建立,被誉为中国现代土地使用制度改革的“第一次革命”。

很多年龄大的同志还记得,在80年代搞土地使用制度改革,是要冒很大风险的。由于国有土地使用权拍卖是新生事物,当时有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随着改革试验的扩大和深入,反对的声音不断加大,有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土地使用制度改革持有异议,特别是对出让给外资企业表示强烈反对,有的甚至认为这是“卖国”,当时的空气很紧张。王先进到人民大会堂当面接受了部分代表、委员质询,有理有据地回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后来,全国人大相继修改了《宪法》和《土地管理法》,取消了土地不准出租的条款,加快了我国土地管理制度改革进程。

这些老领导、老前辈,把毕生精力无私地投入到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中。我们向他们学习,就是要事不避难、勇挑重担,切实把“讲奉献、有作为”体现在日常工作中、落实在具体行动上。就是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国土资源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尽职尽责保护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群众权益,积极稳妥推进国土资源领域重点改革,加快推进法治国土建设和国土资源领域科技创新。就是要始终保持干事创业、开拓进取的精气神,不断提升“懂全局、管本行,抓重点、破难题,抓落实、求实效,崇廉洁、拒腐蚀”的能力,努力创造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实绩。

1986年春天,孙大光夫妇回到阔别53年的故乡——安徽省寿县堰口乡,看到家乡仍然贫穷,校舍破败不堪,每间教室里拥挤着七八十个孩子在上课,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回京后,他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提议通过捐献自己收藏的古代字画文物来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得到了全家的支持。1987年5月,他向安徽省博物馆捐赠了195件古代艺术珍品,这些珍品制作年代上至战国,下至明清,堪称稀世珍宝,价值连城。1988年,经由启功等人组成的全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的鉴定,这批书画作品属国家一级文物的近30幅,仅明清书画一类,当时估价就过亿元。据说现在值一百亿,可以建一所重点大学。按照孙大光的意愿,安徽省政府将奖励给他的45万元人民币直接转拨给寿县,修建了寿县堰口小学和寿县第一中学的教学楼。1997年底,病中的孙大光又与夫人张刚商量,决定将剩下的50幅近当代著名书画家的作品公开拍卖,所得款项全部用于资助那些考取大学却无钱念书的学生。1998年5月,拍卖所得的450万元人民币,大部分用来设立奖助学基金,资助安徽籍贫困大学生,小部分捐献给寿县的两所中学,各建一座教学楼,并在堰口乡设立助学金,帮助那些上不起中小学的孩子,而自己和家人却分文未留。

在国土资源前辈崇高风范的引领和感召下,国土资源战线成为英模成长的沃土,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先进典型。在他们当中,有始终牢记职责,长期工作在第一线,苦干实干拼命干,累倒在岗位上再也没有醒来的“模范国土资源所所长”韦寿增;有一心为民脱贫致富,刚正不阿,清正廉洁,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更加忘我工作,被誉为“焦裕禄式的国土资源干部”寻明胜;有退休后二十年如一日潜心书写,完成600万字地质资料手稿,以实际行动诠释对党和国家绝对忠诚的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杨衍忠;还有常年攀沿在高山峡谷、跋涉在戈壁荒漠,一次次向艰险的自然环境和生命极限发起冲击,用热血与生命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被国务院授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的国测一大队,等等。

这些先进典型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用实际行动书写了新时期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高高树立起国土资源人的精神和行为标杆。他们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也不论职位高低,都满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对国土资源事业的无比热爱,在保护资源、保障发展、维护权益的实践中默默工作、无私奉献。他们是新时期国土资源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的代表,是国土资源事业改革发展的脊梁,他们的精神之光凝聚、感召和鼓舞着我们每一个国土资源人奋力前行。

一切伟大的成就都是接续奋斗、接力探索的结果,一切伟大的事业都需要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国土资源是生产生活生态之本,支撑各行各业,关系千家万户,影响千秋万代,国土资源管理工作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中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今天,历史的接力棒已经传到我们手里,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国土资源前辈留下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走在前、作表率,努力创造无愧于伟大时代的光辉业绩。

(本期责任编辑  梅晶  刘伟)

上一篇: 不断强化讲政治这一突出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