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注册

查看:0次
机关党建研究(2016)第3期
——
发布时间:2017-06-26 09:20来源:宣讲家网

第3期(总第149期)

中央国家机关党的建设研究会

2016年3月14日

●论文选登

网络信息化条件下

巩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问题研究

辽宁省通信管理局、工业和信息化部直属机关党委联合课题组

摘  要:近年来,随着国家网络信息化的飞速发展,互联网的重要性和战略意义也日益凸显。互联网拥有开放性的话语权,自由的传播方式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和普及创造良好条件的同时,也给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多元化的社会思潮,尤其是极端意识形态在网上泛滥传播,或直接或间接地消解和冲击着主流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使党的正面引导和教育工作难度加大。因此,如何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巩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就成为我们必须面对的新课题。

一、前言

我国自接入国际互联网以来,经过20余年发展,截至2014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4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7.9%(数据来源: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网络在时空上的全覆盖,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社会交往方式和思维模式。互联网普及率越来越高,网络信息传播多样化、普泛化、个性化、交互强、速度快等特点,为人们的工作、生活、学习交流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但也对我们党如何在新形势下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提出了新考验、新挑战。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经历了由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由工业社会向信息化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和叠加式转变。这场囊括了社会经济方方面面的整体变革,打破了我国意识形态领域一度封闭、沉闷的状况,使社会思想日趋多样多变,使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传统与现代、正确与错误、先进与落后等思想理论和价值观主张相互交织。面对这种新情况、新形势,能否有效推进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直接关系社会对党的主张和党的理论的支持与认同。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做好网上舆论工作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创新改进网上宣传,运用网络传播规律,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近年来,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问题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等观念日益深入人心。从党员干部到普通民众,网络上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力量正在迅速出现、汇集,覆盖率、影响力也在不断上升。但是,网络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阵地遭受冲击的态势仍然存在,网络意识形态主战场的斗争仍然十分激烈。

二、网络信息化条件下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挑战

长期以来,我国主流意识形态通过自上而下的宣贯和教育方式,始终占据了社会思想和舆论的主导权,而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多元化的社会思潮尤其是极端意识形态借助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等新媒体传播工具,在网上不断泛滥并蔓延,对主流意识形态直接构成冲击和挑战。主流意识形态工作在网络信息化条件下面临一些新情况、新挑战。

(一)受社会思潮多样化的影响,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有弱化的趋势。在网络时代到来之前,传统媒体是发布信息的主渠道,人们要了解信息,几乎都是通过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介获取。互联网上的信息传递和交互是完全自由的,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受管理控制的,公众可以轻易地获取到各种思想信息,对主流意识形态传统的传播与教育模式带来了极大的冲击。现今在我国的网络舆论场上,对于社会事件进行公共讨论的舆论氛围,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单向度的媒体新闻报道方式,媒体引导舆论的角色正在显著弱化。因此,网络发展带来的革命性变化,促使社会思潮的传播扩散、衍生变异成倍增加,信息传播的各种噪音杂音难以掌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影响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

(二)网络信息碎片泛滥和网络成员数字化对主流意识形态主导工作造成冲击。网络开启了“碎片化信息时代”,网络传播方式也同时加剧了网民群体的“碎片化”。这种“碎片化”消解了集体主义价值观,构建起以个人为核心的信息传播与接收机制。在各种思潮的激荡中,网民容易受到错误思潮的影响,主流意识形态所倡导的价值体系易被动摇。在网络舆论场上,尤其是微博、微信等存在大量匿名用户的舆论场上,掌握话语优势的“意见领袖”,能够利用网民的从众心理,制造出有利于自己信息传播的“沉默的螺旋”,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网络舆论场上的话语权。由这些“意见领袖”发起或参与的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往往形成舆论风暴,能够迅速号召大批拥趸及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其中、推波助澜,使意识形态论争朝着他们主导的方向发展。

(三)主流意识形态宣传固步自封,对网络信息化适应性不足。电子政务已发展多年,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建立了自己的网站。但是,许多的政府部门仅仅把网站作为一种形象工程来搞,对电子政务的重视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概念上,部分政府网站长期处于“睡眠状态”。宣传部门对新媒体利用不够,对新形势下寻找一种更加有效的宣传手段和方法研究不深、研究不透。在影响力排名前20的微信公众号中,官方媒体中仅有“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上榜。在数量庞大的微信公众号中,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关键词的微信公众号仅有5个。数量相对较少、覆盖面相对较小、影响力相对较弱。如何迅速适应网络信息化时代,创新宣传手段,已经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工作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极端意识形态的主要传播特点和表现形式

经研究发现,网络信息化条件下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呈现四大特征。一是传播的快捷性,让非主流意识形态的相关信息在极短时间内“地球人都知道”,负面影响很快造成;二是受众的广泛性,别有用心的人早已窥视四亿多手机网民已久,并成为其散播极端意识形态和非主流思潮的落脚点,且已形成一定的气候;三是联系的社交性,由于一些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信息基本上都是在同学、同事、亲朋好友间交流,人们的戒备之心大大减弱,信息的可信度大大增加;四是网络的虚拟性,使得一些传播极端意识形态的别有用心的人为所欲为,可以躲避着监管,也躲避着法律的束缚。同时,笔者还梳理发现,当前极端意识形态利用新媒体传播工具传播呈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形式。

(一)非主流意识形态非理性繁荣,虚无历史、解构英雄的现象在网上大面积存在。通常意义上讲,历史虚无主义就是打着“反思历史”、“还原历史”、“将真相告诉人”、“告别革命”的旗号,行否定国史、党史,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共产党、抹黑党的领袖、抹黑英雄人物之实。当前,不少网络鼓吹手们不断利用讲坛、论坛、文坛、网络,散布极其错误的历史观和价值观,消解主流意识形态、主流价值观,以达到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复旦大学教授张涛甫在文章中提出,“与主流意识形态相比,非主流社会意识形态属于‘散兵游勇’,大面积存在,形成“流动性过剩”。由于其浮游于社会底层,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关联,在底层社会有较稳定的市场,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非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非理性”,其表现形式为,凡是主流意识形态倡导的,他就反对;凡是主流意识形态反对的,他就倡导。而这种倡导和反对都带有明显的标签化、情绪化的特征,一定程度上是历史虚无主义在非主流意识形态传播中的真实反应。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表现:一是极力抹黑党的领袖,对其“污名化”。比如,2013年9月1日,网名为“IN汉中”的网友发了一条微博,内容为:“笑死了,西安街头卖长沙臭豆腐,正中间摆着‘老人家’的照片。下面两行字:‘香飘千里,遗臭万年。’我彻底喷了,必须去买一块儿支持啊~!”该条微博还配有一张图片,是街头一个卖臭豆腐的摊点,中间一大幅广告牌上面的“老人家”的照片,正是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图下文还有“香飘千里,遗臭万年”的字样。这条微博就这样在网络空间里无遮无拦地快速传播着,看到的人不少,却没有人站出来反对与纠正;相反,却有不少人跟在这条微博后面写评论表示认同、好笑,甚至还有人点赞。另一个表现是对主流意识形态倡导的英雄人物进行“无厘头”的恶搞和颠覆。比如,一段时间以来,“邱少云在烈火中捐躯是违背生理常识”、“刘胡兰精神有问题”“黄继光是摔倒了才堵抢眼的”、“董存瑞炸碉堡是手被炸药包上的双面胶粘住了”等刺耳言论在网络上遭到跟风炒作,稀释了主流英雄主义话语正能量。

(二)极右意识形态在网上借助热点事件宣泄,以社会情绪的形式存在,绑架“民意”。近年来,极右意识形态有逐渐淡化理论和理性表达的趋势,转而寻求“曲线”方式,通过炒作舆论关注的热点事件,将意识形态和政治主张报复性地宣泄出来。比如,2014年,依法对浦志强等“维权律师”实施拘留后,以贺卫方为代表的“自由派”学者借机炒作,微博呼吁施行宪政并举行声援浦志强等活动。贺卫方的新浪微博帐号曾有粉丝超过110万名,浦志强等人被拘后,网上发起声援活动,多名“90后”青年通过在网上发布举牌照片等形式公开支持浦志强,作家慕容雪村通过微博发表《投案书》表示抗议。再如,2009年的“邓玉姣事件”网络民意影响法律判决;2014年,广东茂名“反‘PX’游行事件”当天,有人悄然将“百度百科”的“PX”词条中的毒性由“低毒”改成“剧毒”,煽动民意,将游行事件推向高潮。这些事件背后都右翼势力利用网络激发民粹主义,干预政治和司法的影子。这已成为当前极右意识形态在网上的主要存在形式。

(三)极左意识形态间歇性活跃,对主流意识形态形成干扰。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近年来极左意识形态在网上的影响力呈现趋向减小的势头,但在特定政治事件的触发下,也表现出间歇活跃的态势,在网络空间放大效应的作用下,也会对主流意识形态产生一定的干扰作用。比如,2015年2月10日原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逝世,在网上重新引发有关“左倾”思潮问题的讨论,关注邓力群与邓小平间的分歧,在网上一度出现了否定改革开放的声音,激起了很大的民意反弹。由于极左意识形态向来以拥有正确的政治立场自居,以道德高尚标榜,加之处在转型期的社会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贫富分化、官商勾结、贪污腐败等问题客观存在。因此,这些声音很容易得到底层民众的支持,在特点背景下对主流意识形态也会产生不小的冲击。

四、网络信息化条件下意识形态安全存在的突出问题

网络时代的信息传播既具有多样化、交互强、速度快的特点,又具有开放性、自由性和监管难等特点,使网络成为反华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鼓噪“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历史虚无主义”、“批判主义”等错误思潮的重要平台,意识形态安全存在严重隐患。

(一)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存在被边缘化、污名化的危险。网络平台上种种思想的尖锐对立,形成了网络信息的“世界大战”。一些误导民心的错误言论,企图以西方政治价值观标准塑造我国民众的价值观,与之相较,一些机构、媒体和个人缺乏自觉维护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政治责任感,不敢亮剑和发声。一些忠诚拥护党和社会主义的同志,则在网络上遭到污名化,受到人身攻击和威胁。这种淡化甚至排斥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舆论氛围,将导致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的感召力、信服力弱化,导致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世界被边缘化,进而导致网民群众的信仰危机。

(二)蓄意诋毁社会主义的网络舆论参与者正在呈现类组织化的态势。逢中必反,逢美必捧,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攻击党、社会主义和中国类言论的典型特征。网络作为社会情绪的宣泄地、社会怨气的集中地,是民众表达各种情绪的自由场所,这也充分体现了我国政府维护人民言论自由的坚定立场。但是,网络上确实存在着利用“言论自由”的权利形成攻击党、社会主义和国家的类组织结构,他们尤其善于利用社群化、裂变式的网络新媒体,通过夸大其词、制造谣言等方式,致使一个小的社会话题引发“蝴蝶效应”,掀起一次次“呲中捧美”的舆论热潮。

(三)新媒体条件下,极端意识形态的传播已成为实施“政治转基因工程”战略的重要手段。复旦大学教授张涛甫指出,“在网络空间,意识形态竞争全球化的趋势在所难免。对于中国这样具有独特意识形态传统的国家,突然被推向全球化的网络空间,其先天劣势不难料见。问题是,在互联网空间,标榜信息自由的西方发达国家占据网络意识形态话语权,以普世之名进行意识形态推销,这无疑对中国意识形态尤其是主流意识形态构成了空前的冲击”。目前,国际形势波涛频起,暗流涌动,世界仍不太平。一些西方国家加紧策动“颜色革命”,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实际上,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治转基因”战略早已剑指中国,而且已在各条战线隐蔽展开,妄图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利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进行反宣活动,推销极端意识形态就是重要的工具和手段。2011年初,敌对势力效仿中东北非诸国“颜色革命”,煽动国内网民手持茉莉花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人员密集公共场所集聚进行所谓的“茉莉花革命”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四)极端意识形态利用新媒体传播,给当前青少年思想教育提出新挑战。当前,互联网已成为青少年获取信息资讯的最重要方式,极端意识形态和社会思潮在互联网上的泛滥同样给青少年的思想教育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杭州青少年研究所的某课题组曾经进行了一项专项调查,结果显示,全国16个大中城市青年人中“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平均所占比例21.13%,其中深圳市最低,仅为13.18%,沈阳市最高,也只有37.18%。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方艳华在著作《当代中国社会思潮研究》指出,“……不能讲狼牙山五壮士了,因为弹尽粮绝了还不投降,那叫‘没有人性’。不能讲草原英雄小姐们和戴碧蓉、欧阳海了,因为那是给黑暗的年代涂抹脂粉。……《白毛女》也讲不下去了,因为学生们认为那完全是瞎编:喜儿为什么不嫁给黄世仁?杨白劳欠债不还钱,这是公然破坏法制,畏罪自杀,死有余辜。可见,如果任凭这种思潮泛滥,必定会给大中学生产生恶劣的误导作用”。

五、网络信息时代加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的对策思考

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习近平指出:“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 我们能否占领得了、能否顶得住、能否打得赢,直接关系到我国意识形态的安全和政权的安全。网络信息化时代,建设主流意识形态的各项工作,必须适应信息网络化的特点,认清网络舆情的特殊性,增强工作的针对性。要努力建设为民、文明、诚信、法治、安全的网络空间。

(一)重视强化主流意识形态创新,吸收、超越各种社会思潮。主流意识形态也是随着环境的变化不断丰富、创新和发展的。客观地说,之所以各种社会思潮在网上可以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主流意识形态理论还没有强大到足以说服反对的声音。主流意识形态的研究和发展,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这要求当前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必须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发展主流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其在新的历史环境下更具有说服力,这才能消弭极端的声音,在网络信息条件下占据主动。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开放的理论体系,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也应该是开放的体系。在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我们也要以开阔的眼光,充分吸收、借鉴其他社会思潮的合理因素,为我所用,同时摒弃各种社会思潮的糟粕,从而达到主流意识形态的自身完善,并从整体上超越其他社会思潮,稳固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和引领作用。

(二)重视新媒体的传播效果,提升主流媒体舆论引导力。防范极端意识形态在新媒体平台上的泛滥已刻不容缓。要像抓国家安全一样抓好新媒体平台的意识形态安全工作。一是要加强对手机等新兴传播工具的利用,通过手机广播电视、短信等方式传播新闻信息,正面引导舆论。二是主流媒体要进一步办好新闻网站,研究、把握新兴媒体的传播规律和特点,充分利用资源优势,运用网络传播技巧,把握报道时机节奏,创新内容和传播形式,加强网上宣传,逐步建成主流网络信息平台。要发挥主流媒体的权威性、公信力,不断增强网络宣传的竞争力、吸引力和针对性、实效性,提高传播力、影响力和网络舆论引导能力。在形成和引导网络主流舆论、疏导网络情绪,进而影响社会舆论上,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使之成为党的舆论引导格局中的重要方面军。三是要适时研判新媒体舆情,关注网络信息传播移动化、网络媒体社交化、信息服务个性化以及“新闻超市”、“新闻商店”等新情况,及时制定应对策略,转变眼前的被动局面。四是要强化队伍建设,努力建成一支思想政治坚定、技术水平过硬、勇于创新敢于战斗的新媒体工作队伍。要努力形成网上新风正气有人点赞、好人好事有人肯定、错误思想有人反对、模糊认识有人澄清的良好氛围,让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旗帜在新媒体这块阵地上高高飘扬。

(三)重视公共文化产品的导向作用,巧妙宣扬主旋律。文化产品是开展主流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最佳载体,但不容否认当前我们在这方面陷入尴尬境地,要么落入居高临下说教的窠臼,要么跑偏在“手撕鬼子”的歪路上,效果只能适得其反。在这个问题上,2014年底上映的电影《智取威虎山》为我们提供了鲜活的正面教材。用电影业内人士的话说,就是“一个红色经典,用现代手段去拍,用商业电影的形式去包装,用好莱坞的大片方式去制作,在人物形象塑造上去除了以往脸谱化、高大全的人物形象,用更加平民化的人物角色表现出来”。正是这些改编,使其能够突破一般宣扬红色价值观的主旋律作品的市场局限,赢得大众的青睐。无独有偶,2014年热播正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也因其不落俗套的演绎,吸引大批80后、90后年轻观众,引起他们对领袖人物、国家命运、改革开放等重大话题的积极讨论。《邓》、《智》的成功,正如好莱坞大片如《美国队长》、《超人》等成功宣扬美国文化价值观一样,都在提醒着我们,宣扬主旋律和主流价值观一定要结合现实语境。我们要学会把意识形态的作用隐性化,“用之于无形,使人不厌”,反而会突出意识形态的效果。

(四)重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对网上违法有害信息治理。在我国现有的互联网相关管理条例的基础上,应继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与此同时,对于蓄意系统性传播极端意识形态的言行,要及时澄清、依法惩处;要对互联网上传播的严重危害社会稳定的极端意识形态信息进行系统清理;要加强监管传播历史虚无主义信息的社交媒体;对错误思潮传播的重要舆论阵地要进行严格监控和审查,减小传播范围。同时,政府也要充分认识到网络民意的重要性,建立信息公开制度和相关法律规范,设立“新闻发言人”制度,这样可以及时粉碎别有用心的人在网上散布的谣言,增强群众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感,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具亲和力和影响力。

(五)要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共同做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工作。网络意识形态论争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思想战,各种论争争夺的目标都是群众。可以说,做好主流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工作实质上是事关民心向背的重大问题,是事关扩大我们党的群众基础的重大问题。网络上“沉默的大多数”,虽然不发言或少发言,却是以网络为主要的信息获取方式,他们对于网络意识形态论争自有价值判断。因此,我们需要在网上网下共同配合,在现实社会中给予群众更多的实惠,使他们更多地感受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而主动自觉地认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网络世界里,做好正面引导和批评错误的工作,在破、立结合的过程中,提高网民群众自我教育、自我防卫的意识,使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在各种诋毁社会主义的思潮面前明辨是非,自觉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单页阅读
上一篇: 党的领导:中国最大的国际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