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注册

查看:230次
调研路上的兄弟姐妹
——
发布时间:2011-11-08 15:57来源:宣讲家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成为中央国家机关“百村调研”实践团的一员,踏上了湖北房县红塔乡潮汪村的调研之旅。在难忘的五天四夜里,我们二团四组的组友们与潮汪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进村入户,访民情、问民生,开展幸福访谈和成长对话,夜晚集思广益,分工协作,奋笔疾书。当我们随团返回北京西客站时,同组的兄弟姐妹们谁也不愿离去,仍在一起交流心得,依依惜别。一曲《难忘今宵》后,几天来朝夕相处的西永、胜永、一凡、艺丹和涂慧都依依不舍地走了,每个人又将回到各自的单位,为了各自的事业和家庭而忙碌。好多个夜晚我常常难以入眠,鄂西之行的点点滴滴总是在脑子里萦回,调研路上的欢声笑语时常在耳畔回荡。其间难忘的人很多很多,当然也少不了我的组友。每当看到组友的博文后,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潮汪村,于是乎情不自禁地写上一篇随笔,来怀恋那段美好的日子。

一个随机结成的队伍

中央国家机关第二团(房县团)由来自二十二个部门的二十七位青年组成,水利部于春山书记担任我们的团长。整个团被分成四组分别驻扎在四个不同的村,我们第四组的驻地为红塔乡潮汪村。

我们组的六位组友来自国家六个不同部门,出生在六个不同的省份,人人身上透着出生地天然赋予的气息。按最初的安排,西永、胜永和我三个人不在名单之列,只是因为出发前三个部门原来的同志有事难以成行,所以半数的人员做了调整,我们三人就作为“替补队员”上场了。

相对而言,第四组是一个平均年龄较轻,“涉世不深”的组,也可以说是一个平民组长带领了一帮个性要强、血气方刚的“八零后”。临出发前,我的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这个临时结成的队伍到底能走多远。

车厢连接处的那次“会议”

5月7日下午我们从北京西站乘火车前往湖北十堰。为了便于沟通,春山团长以组为单位就近安排了铺位。看得出,每个组都特别重视这次实践活动,虽然天色向晚,但车厢里的讨论仍在热烈地进行。春山团长不时地穿梭于各组间进行巡回指导,他来到我们第四组车厢不久就到了熄灯时分,只有借着手机屏幕上的光亮才能隐约看到彼此的表情,但春山团长细致入微的辅导大家都听得非常投入。夜已深,车厢里很多人都已就寝。出乎意料的是,我们这支主要由“八零后”组成的队伍却了无睡意,还想把会议继续下去。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我们决定把“会议室”转移到厕所旁边的车厢连接处。在这次“站式会议”上,大家进行了良好的沟通,我跟大家也分享了自己在海外亲历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在大阪国际交流会馆居住时目睹了同一个厨房里中日两国学生不同的聚餐过程,就连那一次普通的聚餐都能让人感觉到团队精神是何其重要。从大家的反应看得出,组友们很有诚意和热情在这次调研中为共同打造一个优秀的团队而努力。“会议”结束后已近子夜时分,意犹未尽的西永还想跟我单独夜话,但在他去卫生间的当儿,胜永把我给劝上了卧铺,他是考虑到第二天任务繁重,担心我几天来“连轴转”累坏身体。

初到潮汪村

几经辗转,5月8日我们终于来到大山深处的潮汪村。

当天下午在潮汪村与乡村的领导干部们开过见面会后,我们就直奔特困户张世群大爷和“五保户”张千梅大娘家。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贫困农家,涂慧----一个生在京城长在京城的女孩情不自禁地哭了。对于涂涂这样典型的“三门”干部(从家门到校门再到机关门),农民的生存状态是她始料不及的,在潮汪村调研的五天四夜里,这个善感的女孩曾不止一次地洒下了热泪。她说回到北京后她要用有限的时间感动无限的人,让大家都来关注农村的发展。

由于是来潮汪村的第一次晚餐,热情的主人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接风宴。房东大叔盛情难却,喝酒是拒绝不了的,身为组长的我更是“在劫难逃”,但为了不影响当晚的工作计划我还是努力节制再节制。令我感动的是,我的组友们也自发地做到了节制,没有出现贪杯而误事的情况。

夜幕笼罩下的山村异常静谧,只能听到远处的犬吠和蛙鸣,这是久居闹市的人们多么向往的地方,要是去马路上透透气该多好啊!可是大家谁也没有出去散步。一回到房间,讨论会很快就开始了。那晚的“头脑风暴”为随后几天的工作开了一个好头。

组员的亲密接触

当然“头脑风暴”几乎每晚都会刮起,晚上“不过瘾”时,中午也会在餐桌旁或房间里不知不觉中刮起了“风暴”。

组友们一旦有想法,就争先恐后,滔滔不绝地发言。这样一来,我不但要速记他们的“重要讲话”,还得标记一下自己被打断的地方,免得听完后自己找不着北。偶尔,有兄弟在我还没有入睡的时候径直来到房间要跟“老大”谈感想,有的兄弟还索性脱掉鞋子往我的床边一躺,两个人对着天花板讨论一番,或者一骨碌爬起来写写划划。为防止灵感转瞬即逝,我的床边总是得备着纸和笔。

看来大家已经在不经意间融入了这个团队。各位组友不待扬鞭自奋蹄,主动认领任务而不是被动接受“分配”。最终大家不但完成了规定动作,还自选了好多其他动作。工作似乎不再是一种负担和压力,更多地是激情和分享。

令人刮目相看的“八零后”

组里除了我年龄偏大些,其他全是清一色的“八零后”。平常也不止一次地听人们说过“八零后”的负面新闻,诸如生活条件好,经历磨难少,处事“不够成熟”,做人“以自我为中心”之类的说法。然而这次的住村调研却使我对大机关里的“八零后”加深了了解。随着不断深入的交流,我越来越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激情、活力和创造性。其实这帮“八零后”很可爱,不得不让人抛却世俗的偏见,换一种眼光来看待了。

作为“八零后”,固然存在不拘小节以及言行 “冒失”的时候。但在反反复复的思索中,我领悟到对于这些小年青,如果过于计较小节,或者简单化地用 “家长制”的做法去管理,将会压抑他们的个性,挫伤他们的锐气,甚至扼杀他们的才气,其结果势必是大家为了各自安全,谁也不愿多讲多干,只求完成“份内”的活儿了事。反过来,如果“头儿”能放下架子,抛开面子,多给小年青发言机会,容忍 “冒失”,让他们淋漓精致地表达,一定会有鲜活的思想不断涌现。

反思一下我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少人进入社会后,性格的棱角逐渐被磨平,不知不觉中变“成熟”了,习惯了安常处顺,学会了圆滑世故。工作或生活中经常碍于面子或为了少惹麻烦而谨小慎微,激情和创意逐渐淡化。即使偶有创意,也因瞻前顾后,许多创意的火苗在自我否定中熄灭了。而同组的这些小年青们鲜明的个性、分明的棱角、敏锐的思维、独特的视角和旺盛的激情却是多么难能可贵呀!

回头想想,假如没有这帮“八零后”兄弟,怎能有潮汪村夜晚那一场场心无芥蒂的交流?如果不是他们自告奋勇,我们的足迹怎能遍及潮汪村的每个小组?如果没有他们的主动请缨,怎能有那热烈的庭院沙龙?如果没有他们的默契配合,南潭小学的互动还会那样精彩吗?如果没有大家的智慧碰撞,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和案例还要在大山深处尘封多久?如果……

论年龄,他们的确很年轻,但他们身上并不缺少无私的品质。西永工作地点在保定,来京并不方便。但是当我在外地给他发一个短信后,他就立即回复并很快踏上赴京的火车,准时参加座谈会。每逢关键时刻他总能独当一面。胜永平常不尚空谈,文采横溢的他忘我工作,援笔立成,屡有好稿出手。一凡手勤脑快,创新不断,频频给人以惊喜。艺丹才思敏捷,为团队出点子不惜力,翻山越岭不叫苦,办实事不知疲。涂慧天性善良,除了圆满完成“份内”工作,还为协助其他组友工作而奔走张罗,不遗余力。

采访和写作过程中组友们各展其长,分工协作,互助共勉。为了团队荣誉大家不计得失,甘当配角,默默补台。可以说每一个感人故事,每一张精彩照片背后都凝聚着集体的智慧。当房县电视台播放西永和涂慧的采访场面时,电视机前的我们都欣喜不已,他们的风采不仅属于他们自己,也是我们全组的光荣。

分享合作的喜悦

《堂屋里的棺材》、《李文光的三重身份》、《77岁老人的52里山路》、《潮汪村万红芝的幸福访谈》、《为了大山的孩子而感动》、《下一个还有谁》、《乡村小别墅》和《北京女孩,你为什么要哭》等一篇篇乡村故事在大家的真情和汗水中出炉了。作为“百村调研”的第一批“探路”部队,虽然我们的经验还很欠缺,虽然我们的文笔还不够成熟,虽然许多故事还没有来得及展开,虽然许多工作还没有形成文字和图片,虽然……但我们大家都为这个团队真诚愉悦的合作而干杯,我门都曾经用一颗颗赤诚的心拥抱过潮汪村的大地。

快要离开潮汪村的时候,乡亲们找上门来要跟我们这些“中央”来的人谈心。虽然我们能为乡亲们做的事情十分有限,但老百姓却对我们充满信任和期待。也许在老乡眼里,我们这些年轻人不是吃吃喝喝走走过场,而是扑下身子了解民生想做些实事,所以乡亲们有很多心里话想和我们说,兄弟们便乐此不疲的和乡亲们拉家常,并适时宣讲“三农政策”。

在离开房县前的总结大会上,我们将自己在潮汪村的收获和感受向房县各相关部门的领导和第二团的团友做了汇报。当听到沈明云县长以“四感”为主题词(感动、感受、感人和感恩)来评价第四组工作的时候,同组兄弟们不禁感慨万千。每位组友的成果都将成为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留在美好的回忆中。相信兄弟姐妹们的这次携手只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期待踏上下一次的寻梦之旅。

上一篇: 把基层的根深植于我们的心灵
下一篇: 乡情 • 乡行